分类
峡谷有氧运动 户外拉练游

语不惊人死不休

         叶言城按照姬香子教过的那样结着手印,开始了净化仪式。“以后成为一个可 靠的大人吧。”他小声祝福着。 章鱼的部分是顾薇心中的恶意,当她不再想报复这个世界的时候,乘虚而入的 心魔也就失去了养分。亲情确实无法代替,也无法弥补,但人不是只靠着一种感情 活下去的,既然已经有了遗憾,怎么能不更加努力,珍惜和其他人之间的感情呢? 叶言城结完手印,黑色的蔷薇溶解在蒸腾的热气之中,只有一缕紫色的细烟, 隐隐组成一个“失”字,飞入了花莲的房间。 姜宝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,泉水恢复了清澈,顾薇已经去了她该去的地方。 “喂,人家已经回人间去了,你就不用惦记了。”叶言城摸了摸姜宝的头。 “真可惜啊,我好喜欢那个姐姐的。” “你就不喜欢同龄的女孩子吗?” “喜欢啊,比如同桌静欣,住对面的悠悠,洛太太家的小玉,还有一个拉面店 的大姐姐,好像叫米朵来着⋯⋯啊!” 姜宝被叶言城一脚踢飞,正好砸在赶来接儿子的洛太太身上。 她正做饭的时候突然恢复了一切关于洛书的记忆,连围裙都没解便跑来了。

“我的宝贝阿书啊——”洛太太和洛书抱在一起,陆陆续续地,有更多的家长 来认领自己的孩子。 洛太太家里,另一个男孩关了煤气,皱眉看着烧煳的饭菜。 哥哥要回来了,好烦啊,给他下点泻药吧。小儿子重新做好饭菜摆在桌上,恰 好敲门声响起,是妈妈带着洛书回来了。 弟弟拍拍脸,调整了一下表情,露出一个尽可能真诚的微笑。“欢迎回来。”咒物语 又是夜晚。 乌冬城上空飘起了白烟,烈焰漫天,将夜空照耀得如同白昼。 一个红发女孩蜷缩着蹲在地上,浑身颤抖,眼前是地狱般的景象。刚刚还吵着 要用火烧她的城民,现在一个个在火海中挣扎着。人们推嚷、喊叫、向她求饶,却 不断有火苗从他们的身上蹿出来,恶魔般阴魂不散。 女孩捂住双眼,绝望的泪水从指缝溢出来。即使到了陌生的世界,她也没能摆 脱诅咒,只要她还拥有那种邪恶的能力,周围的人就会受到伤害。 此时,一个头戴斗笠的人出现了,那人个子不高,穿着宽大的白色衣袍,帽檐 下的白色遮帘挡住了面貌。

“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?”声音从斗笠下面传出,原来是位少年。 女孩揉了揉眼睛,呆呆地看着他。 “我能让这些人活下来,还可以解除你身上的诅咒。”少年的袖中伸出一条锁 链,绑在红发女孩的身上。 大火在瞬间停止。不仅如此,原本奄奄一息的人,伤势也渐渐恢复了。 女孩惊喜之余,却没忘了少年之前说的话,于是问道:“你要我做什么呢?” 少年转过身,单手摘下斗笠,露出微翘的银色短发,和漂亮的上挑的眼睛。他 拨了拨刘海,露出一个让人心里发寒的笑容:“去找一个叫叶言城的人,成为他的 朋友。”随着一声炸雷,米朵终于从睡梦中惊醒,她大口喘着气,鬓角被冷汗浸湿。 梦里发生的这一切,是三个月前的事了。章鱼女顾薇造成的骚乱很快平息,碧落城又恢复了平静,唯一的变化是姬香子 对叶言城的称呼从“乖徒儿”变成了“小废物”,在叶言城两次被顾薇打趴下之 后。

某个懒洋洋的午后,一个身着劲装的单马尾少女走进来,打破了小旅馆里的宁 静。她的衣服灰扑扑的,脸上也像是沾了泥土似的不甚雅观,只有一双眼睛亮得发 光。没有旅者的日子,老板整天不知所踪,老板娘在楼上睡大觉,谷雨更是个不知 寂寞为何物的家伙,他们早已对这种闲到发霉的状况习以为常了。叶言城羡慕他 们,因为他除了练习法术就无事可做。 少女没有和叶言城说话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给自己倒了杯茶,一饮而尽。 “这一路马不停蹄,总算赶上了。” 单马尾少女放下茶杯,喘了口气,才自我介绍道:“在下绿也喜鹊,叫我喜鹊 就好。”奇怪的名字,奇怪的打扮,奇怪的女孩。 不过叶言城也知道,绿也是一个很古老的家族,传说中曾经叱咤无忧界的绿也 八色,是让现今碧落城城主都闻言色变的人物。

“八色是我的爷爷。”少女语不惊人死不休。 叶言城一口茶喷在自己衣襟上,顾不得擦拭,连忙惊道:“小店实在没什么好 招待您的——” “不必麻烦了,”喜鹊扬起下巴,“我来这是要等一个人。” 少女解释着,她被派来寻找一个江湖人称“白修罗”的怪盗。 说是怪盗,不光因为他偷的东西千奇百怪,行事也非同寻常:他会事先通知他要行窃的对象,而且同一户人家只偷一次,一次只偷一件,如果看上了不止一样东 西,他会另外委托人代买也绝不一起带走。